莫吉托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
【楼诚】瓶中信(2)

      
首先~我要感谢helene~这是我们梦月cp的姐姐~也是这个问的脑洞提议者~叩谢大恩~


不忘初心,楼诚我还能站100年~嗯,就酱!

全程occ,所有的锅都是我的!!

     明小台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捡到了爷爷堂兄的瓶子……其实他是拒绝的!!!哦,他爷爷是明堂。

      明小台从小就听爷爷说他的两个堂兄弟多么多么优秀,明堂一直要明小台和他们学习……他的名字还是爷爷的三堂弟的名字,只是加了个小字罢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明小台对于明楼和明诚的关系从未放弃研究,他问爷爷,爷爷只是笑笑不说话。直觉告诉他,他俩的关系并不简单,没想到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的直觉告诉他,在北戴河一定不止这一个瓶子!!!他要去找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找了个由头便又去了北戴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北戴河找了一天,未果。他正准备放弃的时候,瓶子就那样的冲到了他的脚下……这是演偶像剧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把抓起来,往怀里一塞。一蹦一跳的回到了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酒店后,他兴冲冲的打开了瓶子。与上次的木纸质的纸不同,这次是牛皮纸。瓶子的质地还是和前面的一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把信打开,里面写着……

吾弟亲启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诚啊,今日大哥休班。还记得你刚来巴黎的时候吗?你的眼神啊~闪闪发亮,东张西望,大哥都还记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去了卢森堡公园,你还记得那条梧桐大道吗?我记得你最喜欢那里了。第一次带你来的时候,你高兴得不得了,边走边跳,嘴里还哼着乔森太太教给你的法国民谣……我有多久没看到你这么高兴的样子了?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道边上有个卖冰激凌的推车,你缠着我,非要买。那时可是4月,还穿着大衣哪!我说不给你买,你眨巴眨巴眼睛,低下头去,用新买的小皮鞋,踢着路上的小石头,着实让我觉得好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蹲下看你,小鹿眼眼眶透红,看着我诺诺的叫了声哥哥!看得我着实心疼,天冷算什么?冰激凌算什么?大不了买杯热茶给你配着,哥哥怎么可能拒绝你的请求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又跑到公园中央的湖泊旁,湖里有天鹅,你问我要了面包,你说,你要把这些天鹅养胖了,回去炖了给大哥吃,我连忙捂住你的嘴,但心里直乐,我的阿诚果然到哪都想着大哥。


大哥老啦~总是想起这些以前的事情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记得你幼时读《巴黎圣母院》,就说一定要去钟楼看看,是不是有卡西莫多这般善良而丑陋的人儿,如果有,你一定要告诉他,不要喜欢上爱斯梅拉达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你来了巴黎,也去了巴黎圣母院。只是里面没有敲钟的卡西莫多,也没有美丽俏皮的爱斯梅拉达……有的只是两扇大大的玫瑰花窗和长长的怪兽回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……阿诚,我想你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46年4月于巴黎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算是看明白了……原来这俩人都是懒兔子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,俩人后来怎么样了呢……?

评论(36)

热度(8)

  1. helene莫吉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家族聯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