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吉托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
【楼诚】巴黎夜雨(凌李发糖,楼诚……)

          不忘初心,楼诚还能站100年!!都是我的锅~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巴黎下雨了,下的很大,大到明楼看的心惊。明楼还记得,明诚最害怕下雨天。一到下雨天,阿诚就爱往他身上钻,明楼问过明诚为什么害怕?明诚笑着说,自己也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回忆像是迷宫,明楼觉得自己的记忆慢慢模糊起来,唯独记清楚的就那么几个人。大姐,阿诚,明台……

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   明楼从45年就在巴黎了,抗战结束后,周先生便帮他去了巴黎,明楼是不愿意去巴黎的,因为大姐,阿诚,明台都在上海,他不愿自己一人去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 明楼在巴黎过了春,又过了夏,转眼又是秋……冬天天上飘着雪……这几年,明楼的心,静如止水……一个人,心静到这种程度,就是心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,大风四起。明楼记得,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,他和阿诚得到了明台的死讯……明台死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 明台在一次任务中,遭遇背叛。小组的人无一生还……就这样,明台年轻的生命就从这个世界上,销声匿迹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  明楼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回忆,准备去洗盘子。明楼拖着略微蹒跚的脚步往厨房走着,这几年,明楼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,命运无常,你永远都不知道生活会突然给你什么打击……



      压死明楼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听闻到阿诚的死讯……



       那是1969年的夏天,文化大革命开始了3年……明诚在监狱里呆了3年,每天过着被侮辱,被摧毁的日子。明楼后悔把明诚留在上海了……

       当年明楼让明诚和他一同前往巴黎,明诚孩子气的笑着说,新中国刚刚成立,许多事情还需要我们~大哥你去巴黎是去治病~等着这边差不多了~我就去找你~



        明楼终究还是没有把明诚带上飞往巴黎的飞机,临走前,阿诚站在登机口外,用力的挥着手,一排排小白牙灿然的笑容晃得明楼的心,暖呵呵的……



      明楼本以为很快他们就会见面,只是没想到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1966年,文化大革命开始,明楼接到了明诚被关押的消息后,再也没有了明诚的消息……两个人,隔着天际,遥遥相望,却得不到对方的一点儿消息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1969年的夏天,那是个下着瓢泼大雨的下午。明楼接了个电话后,整个人摊在了地上,老天爷可真喜欢和他快玩笑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电话里有人告诉他,明诚死了,是被打死的。就是因为不透漏明楼去了哪里,明楼到底什么身份,而被活活打死……从此两人,天人永隔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明楼一夜白发……也大病了一场……从那以后,明楼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天越来越暗沉,风越来越大,明楼想,又是和那年一样的一场大雨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   夜晚,是死神最猖狂的时刻。他举起镰刀,还未落下,就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,拆散了一个又一个的家庭,偷走了一颗又一颗鲜活而又跳动的心脏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每天都有人离开这个世间,每天也有人下降在这个世间……世间万物哪有永恒生存的呢?何况,有些人活着还不如死去来的痛苦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雨夜带走了明楼,我想,明楼的心也许在另一个地方鲜活的跳动着……那个地方有大姐,有明台,还有他,他的阿诚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哥,我们回家吧~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们回家!!”

评论(15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