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吉托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
【楼诚】梦或是梦(预告,预计中篇)

写在前面的话:

        从2015年到现在,伪装者已经快三年的光景。楼诚的热度也一天一天的下降,渐渐的被其它的cp或是别的所代替。萌cp就是这样,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圈子什么时候会冷。看着圈子里的人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总会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我作为一个小透明真正从这个圈子消逝,到2018年的今天我又重新回来。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回来,只是某天在老福特上看到楼诚,想起来自己2016年写文的时候。我是一个极度情感化的人,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的我可能文笔还是那样渣,人物还是那样occ。也许这是对我的一种纪念或是其它,我想告诉大家,楼诚我们真的还能站100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梦就是梦本身是首歌 ,很好听。所以我把他当做回归的第一篇中篇的题目。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下面放预告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人说,梦是思想的化身。梦里的人事务是你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和想象。梦里频繁出现的那个人,是你不忘的执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楼又梦到了阿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梦里周围一片白雾,只有阿诚穿着那件藏蓝色大衣朝他微笑,明楼像阿诚走去,却只看见他被子弹穿过身体的情景。阿诚倒在了地上,从腹部渗出的血染红了灰色的地面。明楼跑上去,在触碰到阿诚的那一刻突然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狱卒来打开牢房的门,将明楼押到审讯室。审讯长坐在高椅上轻蔑的看着明楼,开口到:“你是否承认你是汉奸这一不容置疑的事实?”明楼抬眼看向审讯长坚定的说:“我不是汉奸,我明家也不是。”审讯长看向一旁的狱卒,说:“这汉奸硬的很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,懂了吗?”狱卒点点头,从墙上拿下了鞭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狱卒大概用了十二分还要多的力气狠狠的抽在明楼身上。空荡的审讯室里回荡的只有鞭子的声音。阿诚是这样过来的吗?明楼暗暗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楼晕倒在审讯室,明楼看到了一团白雾,白雾散去后是笑意盈盈的阿诚,他听到阿诚叫了一声——大哥后被冷水浇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楼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。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他就从抗日英雄变成了十恶不赦的汉奸。也不知道明台的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楼喜欢藏蓝色的衣服,有着很高的身高和很大的鹿眼。他每天都会给他的爱人写信,尽管信寄不去,狱卒说明楼写信的时候是他看到他最放松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奇怪,明楼是贵少爷却会做很多家务活。有人说,明楼和以前当汉奸的时候长的一点也不像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年以后正式开更,人物occ,文笔喂了狗,大家不喜左拐,喜欢的就留评论,接受一切批评和鼓励。爱大家,笔芯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楼诚】安然的回忆录(一发完)(我又be了~打我啊)


2333333!我滚回来更了!!!不忘初心!!楼诚我还能站100年!!!所有的锅都是我的!!!occ 预警到至极!!!起名废……



本篇文笔……差到爆……流水账即视感……但答应我!!!一定要看完!!!

嗯!就酱~





我叫安然,现在在巴黎的一家杂志工作,我是一名编辑。我来自上海,那是做美丽的城市。今天我要和大家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片美丽的城市。



那是1942的上海,抗日战争的战火烧到了中国的每个角落。全国上下,战火连天,民不聊生……



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声打破了夜晚的静谧,到处鸣叫的知了突然噤声。一个男人顺着枪声倒下,再也没有起来……




第二天,上海的大街小巷里便传遍了明楼险些遇刺,却被秘书明诚救了下来的事情。有人说明楼命大,也有人说明楼遭了报应,先害死了自己的小弟,又害死了自己的大姐,这又害死了自己的二弟……一时间,流言四起。这仿佛成为了苦难的生活中,唯一的乐趣……




而那个叫做明楼的男人,正坐在偌大的明公馆中沉默。他颓废的坐在地上,身旁是无数的酒瓶,怀里抱着的是已经死去的爱人---明诚……





明楼还是没有接受明诚死了的事实,他坚信明诚只是困了,睡一觉就好了。可是冰冷的身躯和苍白的脸庞告诉他,明诚死了……他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,对!酒精!就这样,明楼一杯又一杯的喝着,借酒消愁愁更愁……





明楼想,也许老天爷就是爱和自己开玩笑。爱带走他身边一个又一个的人。报应啊……这都是报应……




明楼招呼来阿香,让她准备关于明诚葬礼的细节。总要面对的不是吗?




在明诚死后的第三天,明楼给他办了一个葬礼。和大姐一样,火化。一半撒在黄浦江里,一半放到小祠堂里……




转眼3年过去,这三年里明楼的心越发的硬。没有什么能将他击倒了……因为没有人再是他的软肋,也没有人再是他的盔甲……






1945年,抗日战争迎来了最后的胜利。做他们这行的,总要给自己留个后路。在明楼的努力下,他终于摆脱了所有的身份。



45年,冬。明楼登上了前往巴黎的飞机。临走之前,明楼看了一眼上海。别了,故里……





在巴黎的日子很悠闲,学校里的工作并不是很多。当时暗中转来的大量资金让明楼的生活衣食无忧。只是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他知道,自己的大限快要到了……




明楼死在了1958年的巴黎,走的很安详。是微笑着走的…我想,也许是他的爱人来接他了吧……






姆妈知道明楼的死讯是在1960年,姆妈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公,叫做明堂……而明楼则是姆妈的从叔也就是我的叔外祖父。






叔外祖父回到上海是2001年的冬天,和叔外租婆一样。骨灰一半撒在黄浦江中,一半放在小祠堂中。姆妈从家中的小仓库中拿出了一幅画,上面有房子,有树林,树林旁是湖泊……我问姆妈,这幅画叫做什么名字?姆妈笑了笑,告诉我:“那是你叔外祖父和你叔外祖婆的家园……”





2009年,姆妈走了。走之前她招我来到床边,给我了一张纸,打开后是徐志摩的诗——
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
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——
你不必讶异,
更无须欢喜——
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.
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
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;
你记得也好,
最好你忘掉,
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……




姆妈让我读给她听,我不明所以。但是还是按照她的意愿读了。姆妈在这首诗中合上了她的眼,再也没有睁开……



直到收拾姆妈遗物的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……那是姆妈的日记。

上面写道:

最喜欢二从叔念徐志摩先生的《偶然》了,每次去找二从叔二从叔总会温柔的摸摸我的脸,然后抱我在膝上,轻轻的念着这首诗。留声机里放着徐小姐的月圆花好,我安静的听着二从叔读着。


这时候大从叔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手里总是端着二从叔喜欢的榛子酥和我喜欢的奶油小方。大从叔会把我从二从叔的怀里抱过来,然后笑呵呵的把榛子酥递给二从叔,最后再捏一捏我的脸。




大姑母会在这个时候下来,追着犯了错误的小从叔。小从叔最爱犯错,每次我来都会被弄的鸡飞狗跳的,当然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……



大姑母会喊着二从叔的名字让他帮忙,二从叔擦擦手,一把抓住乱窜的小从叔。等到大姑母追来,小从叔得来的总是一顿唠叨。





大从叔会抱着我然后牵着二从叔慢慢走向前院,我们会在羽毛球场待下午,会吃好吃的。偶尔大从叔高兴了还会来上两句,二从叔就那样看着,然后嘴里嘟囔着不知道什么。大从叔总会在这个时候笑着说一句:“诶!你个小没良心儿的!”然后再揉一把二从叔的头。招来的是二从叔的白眼。




每到夕阳,二从叔总会再轻轻念一遍《偶然》。每到这个时候大从叔会抱起正玩的开心的我,牵起二从叔的手轻轻的在二从叔的脸颊上亲一口。笑容满面的告诉二从叔:阿诚啊~我们回家。”再将我扛在肩上,每扛一次就会说我又胖了些许,最后收获我的拳头和二从叔的白眼后才住口。



回到家后,大姑母会接过我,然后带我去吃饭。饭桌上永远充斥着我和小从叔的吵闹声。你不饶我,我不饶你。直到大姑母发话才安静下来……




晚上阿香姐姐带我去洗完澡以后,二从叔会来到我的房间后面跟着大从叔。二从叔会递给我和大从叔一人一杯牛奶,然后监督着我们喝完。其实我和大从叔都讨厌牛奶这种东西,这是我俩的小秘密~




二从叔会读《偶然》哄我睡觉或是大从叔读《诗经》。每次我都会偷偷睁开眼,总会看到二从叔躺在大从叔的怀里,二从叔总会读着读着就睡着了。大从叔会亲我的额头一下,然后抱起二从叔轻轻的回到他们的屋子。





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
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——
你不必讶异,
更无须欢喜——
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.
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
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;
你记得也好,
最好你忘掉,
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……




写于1935年5月28日




抬头看看今夜的星空,星子闪烁。夜空仿佛带我回到了那个时候,彼此依偎的叔外祖父和叔外祖婆、追着小叔外祖父的姨外祖母、在一旁呵呵笑的姆妈…





在乱世中,能够拥有彼此抱紧不放开;能够守护自己所爱之人不受伤害;能够和家人安稳度日;能够在死去以后回到故里。在那时来说,都是莫大的幸福……













是不是该更新了…………😂😂😂😂😂

手动艾特小狮子~Im_AmBer~

吃醋的李警官怎么办~

用吃的就好了~昂~

终于更了~~~

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哒~~

手动艾特小狮子~Im_AmBer

更完楼诚又更凌李的我是不是很可爱~

这集叫做~小狮子出差的日子~~

么么哒~~

【楼诚】瓶中信(2)

      
首先~我要感谢helene~这是我们梦月cp的姐姐~也是这个问的脑洞提议者~叩谢大恩~


不忘初心,楼诚我还能站100年~嗯,就酱!

全程occ,所有的锅都是我的!!

     明小台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捡到了爷爷堂兄的瓶子……其实他是拒绝的!!!哦,他爷爷是明堂。

      明小台从小就听爷爷说他的两个堂兄弟多么多么优秀,明堂一直要明小台和他们学习……他的名字还是爷爷的三堂弟的名字,只是加了个小字罢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明小台对于明楼和明诚的关系从未放弃研究,他问爷爷,爷爷只是笑笑不说话。直觉告诉他,他俩的关系并不简单,没想到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的直觉告诉他,在北戴河一定不止这一个瓶子!!!他要去找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找了个由头便又去了北戴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北戴河找了一天,未果。他正准备放弃的时候,瓶子就那样的冲到了他的脚下……这是演偶像剧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把抓起来,往怀里一塞。一蹦一跳的回到了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酒店后,他兴冲冲的打开了瓶子。与上次的木纸质的纸不同,这次是牛皮纸。瓶子的质地还是和前面的一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把信打开,里面写着……

吾弟亲启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诚啊,今日大哥休班。还记得你刚来巴黎的时候吗?你的眼神啊~闪闪发亮,东张西望,大哥都还记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去了卢森堡公园,你还记得那条梧桐大道吗?我记得你最喜欢那里了。第一次带你来的时候,你高兴得不得了,边走边跳,嘴里还哼着乔森太太教给你的法国民谣……我有多久没看到你这么高兴的样子了?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道边上有个卖冰激凌的推车,你缠着我,非要买。那时可是4月,还穿着大衣哪!我说不给你买,你眨巴眨巴眼睛,低下头去,用新买的小皮鞋,踢着路上的小石头,着实让我觉得好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蹲下看你,小鹿眼眼眶透红,看着我诺诺的叫了声哥哥!看得我着实心疼,天冷算什么?冰激凌算什么?大不了买杯热茶给你配着,哥哥怎么可能拒绝你的请求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又跑到公园中央的湖泊旁,湖里有天鹅,你问我要了面包,你说,你要把这些天鹅养胖了,回去炖了给大哥吃,我连忙捂住你的嘴,但心里直乐,我的阿诚果然到哪都想着大哥。


大哥老啦~总是想起这些以前的事情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记得你幼时读《巴黎圣母院》,就说一定要去钟楼看看,是不是有卡西莫多这般善良而丑陋的人儿,如果有,你一定要告诉他,不要喜欢上爱斯梅拉达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你来了巴黎,也去了巴黎圣母院。只是里面没有敲钟的卡西莫多,也没有美丽俏皮的爱斯梅拉达……有的只是两扇大大的玫瑰花窗和长长的怪兽回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……阿诚,我想你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46年4月于巴黎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小台算是看明白了……原来这俩人都是懒兔子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,俩人后来怎么样了呢……?

好久不见(盒盒盒盒盒盒盒盒)

很早写的,之前60分发过~不过后来就删了……以为没备份……今天却找出来了……

occ预警!锅都是我哒!

不忘初心!楼诚我还能站100年!嗯,就酱~
       
初春三月,柳絮开始纷纷扬扬的落下来。像是雪花……明楼还记得阿诚最喜欢飞柳絮的季节了!当是还是少年的明楼问他为什么?阿诚笑着回答到,因为柳絮是白的~落到大哥头上我就可以看到大哥白头的样子了~~~

明楼从巴黎回来了,文革结束,改革开放的春天随着经济特区的建立迎来了第一个春天,从1945年离开到现在,明楼有35年没回来了……

  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……

  明楼觉得上海变了又好像没变。怎么说呢?

  明楼带阿诚第一次吃西点的“起士林”餐厅还在,不过现在却是改名了……明楼记得阿诚最喜欢吃那里的巧克力布朗尼了!

明楼带阿诚第一次照相的中国照相馆却不在……据说1956年公私合营后搬到北京去了。当时,和阿诚来照相时,阿诚不敢照。硬是让明楼逼着照了张,这张照片明楼到现在还留着…… 

  北京翠文斋有阿诚喜欢吃的苏式点心,尤其喜欢吃桂花蛋糕;五味斋有阿诚喜欢吃的鲜肉小馄饨、小笼汤包;绿杨村酒家有阿诚喜欢吃的蟹粉狮子头、一品豆腐……

是啊,这么多年了过去了……你说能不变吗?阿诚,你说是不是?

明楼的手里那这一张黑白照片,站在街角,默默无闻。有的只是两行清泪…………

明楼就顺着南京路走了下去,一直走到南头……外滩……黄浦江……

明楼已经记不清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阿诚了……40年或是更多……

真的是好久不见了…………

明楼徒步走到了黄埔江边,独自凝视着这片土地。这片把他最亲爱的人搭进去的土地……

阿诚,你看到了吗?我们的信仰实现了……
信仰是实现了,可是你去哪里了呢?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不来找大哥?为什么……

傍晚,晚霞渲染整个天际。夕阳发出的红有些诡异,像是要把什么带走是的。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,美丽而有危险……

明楼自己蹒跚的回了家。夕阳下,明楼的背影显得格外凄凉、格外孤单……

夜晚,一轮残月挂在天空上。旁边有稀疏的星子,清风徐来,一切都是那么安详……那么美好……

“大哥,我来接你了~”

“诶,知道了~阿诚,好久不见”

“大哥,好久不见”

“阿诚,黄泉路上,三生石旁,孟婆桥头,你等等我!”

“诶,知道了~”

“大哥,我们回家吧~”

1980年3月,明楼因心脏病突发逝世,享年76岁……

1974年3月,明台因在狱中饱受艰苦自杀而死,享年56岁……

1968年3月,明镜因胃癌去世,享年68……

1967年3月,明镜听闻明台之事,病情加重……

1942年3月,明诚因保护明楼不慎暴露身份死于76号,享年30岁……

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……

关爱作者从评论开始

~~~

浔茶w:

其实我是不介意适当的催更的,至少证明有人在期待着我的文嘛hhh
比起热度,我也更钟爱评论,说什么都好,哪怕唠唠嗑也行啊^_^


谧是一朵精分白莲花:



催更啊 ,首杀啊,要怎么发展啊我其实都不反对,

我是一个喜欢评论多过热度的人,

总想撩一群人在评论区开心的玩耍。

有时候看到人点了红心却一字不留,

我总是会怀疑自己,

是我的文让他无语了吗?

所以快来评论区投喂吧啦啦啦啦!




人民日豹:







有一些废话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
不要在一篇文下催更另一篇文








不要问xx文你是不更了吗这种话








不要刷你还记得这篇吗








我的建议是,最好不要催更。写什么,什么时候写,写多少都是作者的自由。如果想催更,为她写长评or画图or只是有内容有理解的短评都可以,不要用干巴巴的“求更”,这就像写论文不写论据。








要知道一件事情,大多数的同人作者,他们有自己的工作、学习任务,要养活自己要与朋友交往要陪伴家人要恋爱要睡男神,他们还有别的爱好,并不是一天到晚只产粮。因而,每次看到有粮我是感激的,没粮我是理解的。希望大家别再用“你怎么还不更xx”来居高临下的逼问了好吗?只有我女朋友能这么说
















另外,每个作者(至少我)是希望与读者有交流,能看到真正的反馈的。








所以真诚希望除了“一杀”“二杀””有生之年“这种评论以外,能有点真正谈论文章的评论。每一条真正的反馈,都是一种动力,冬日里一杯暖心的茶。








千万不要在评论里 拆cp/辱骂角色/人身攻击,不要居高临下地命令作者”你应该怎么怎么样“,他才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。








所有的同人本来就是OOC,别再用这个攻击别人了。








如果不喜欢,有个不互相折磨的方法,就是关掉界面,去找你喜欢的。
















希望每个作者都有舒心可爱的评论区。








爱每一个用心评论的人。





Im_AmBer:

祝各位宝贝的爸爸父亲节快乐呀

越来越帅越来越年轻kkk

发个凌李小日常@佳期如梦

我在云下等你呀(´・ω・`)

【楼诚】瓶中信 (1)

      不忘初心~楼诚我还能站100年!嗯,就酱!

        全程occ,所有的锅都是我的~!

       脑洞来自于helen~么么哒~手动艾特~!

       第一篇的信也是她写的~开头是我写哒~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估计会中篇(其实我是拒绝的……)

  

  2015年,明小台带着女朋友曼小丽去北戴河度假。明小台是因为博物馆的馆员,主要负责民国时期的收藏。而曼小丽,则是负责清代的……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北戴河的风光很美丽,不过两个人说不上来是为什么,最想去的是维也纳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  明小台在沙滩上走着,曼小丽去换泳衣了。远远的就看见一只瓶子飘了过来,明小台没有怎么在意。直到瓶子被海浪冲到他的脚下,他才捡起来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瓶子质地很好,瓶身通透,用木塞子塞着。明小台想,这都什么年头了?还玩漂流瓶……不过看这瓶子是不错。明小台把玩着瓶子,瓶子上刻着,见到打破的字眼。明小台想,那我就把这瓶子带回去,看看究竟写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  瓶子被明小台随手放在了行李箱里。假期结束,回到了上海。瓶子也被明小台遗忘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 那天晚上,明小台打开行李收拾,瓶子自己的掉落了出来,瓶子碎了……

   

   里面有泛黄的信纸,明小台直觉,这是个老古董。

     

  
明小台将信纸打开,里面写这……

吾弟亲启:

  

       阿诚啊~~你总是笑大哥我喜欢喝酒,今天检查报告出来了,那个医生居然不准我喝酒了呢?说什么,应该是以前喝太多酒,所以伤了肝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倒是说的实话,我俩在上海的那些年,每天要面对多少应酬,要跟多少人虚以委蛇,红酒、白酒不停的喝,有时还得喝老白干、黄酒。啊!那时候,总觉得身体里面的血液,都是酒在流动着呢!可是,实际上,你是不喜欢喝酒的,对吧!

         阿诚!我每次喝酒,你总是管着我!想尽办法找理由让我脱身,然后,端上你跟苏嬷学的醒酒汤,叫我喝下。宴会里,看着你觥筹交错,可是,实际上,我知道你不喜欢喝酒,只喜欢吃酒醪蛋。酒醪加点水,到在黄铜小锅里,加几颗小圆子,底下卧一个鸡蛋,热呼呼的,你吃的笑瞇瞇的,我永远记得。

  

     可是大哥不争气啊!连你想吃的、爱吃的,都没法儿帮你做。现在,就连酒都不能喝了。你往年总是愿意陪我喝一杯的。对吧,阿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46年于巴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诚!?难道是他们?